FOLLOW US:
 COPYRIGHT © BSO ALL RIGHTS TESERVED 北京交响乐团 (京ICP备17006920号-1)  

 

BSOORCHESTRA TOUR

TOUR
国内巡演

  交响•巡演|北交音乐乘风落地世界风筝都

STARE  

   交响•巡演|北交音乐乘风落地世界风筝都 上一篇 下一篇

2016北京交响乐团保利巡演

2016北京交响乐团保利巡演
北京交响乐团保利全国巡演首站潍坊 
华音奏响四十载,今朝巡演到潍坊!5月9日,“中国梦——北京交响乐团保利全国巡演”首站落地“世界风筝都”潍坊,即将奏响初夏潍坊首场大型交响乐会。著名指挥谭利华将执棒北京交响乐团,现场为潍坊观众呈现轻歌剧《蝙蝠》序曲、歌剧《贼雀》序曲、管弦乐《瑶族舞曲》 等国内外经典曲目。 



经典赏析 


《F小调第四交响曲》
F小调第四交响曲创作于1877年,是柴科夫斯基获得国际声誉的第一部交响曲。本曲为柴科夫斯基交响曲当中最富变化、最热情的乐曲,具有明显清楚的叙述内容,采用纯音乐的形式,却有标题音乐的实质,此处所表现的是苦恼彷徨的众生相,以及威逼、协迫人类的命运魔掌,使听者产生一种凄怆之感。   
作品共分四个乐章:第一乐章,奏鸣曲式。序奏为持续的行板,c小调,3/4拍子。全曲的核心出现在第一乐章序奏中,这就是贯穿于整部交响曲的威严的“命运的主题”。乐章的第一主题由弦乐奏出,充满了苦恼的情绪,接着又由木管反复。这一乐章通过表现沉重忧郁的心情和转瞬即逝的幸福梦幻不停交替,揭示出渴望幸福的个人和严峻的命运压力之间的冲突。
      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降b小调,2/4拍,三段体。双簧管呈现孤寂的主旋律,紧接着是感觉兴奋的副属旋律,在主旋律以更加凄寂的形态反复而告一段落后,中段如农民舞蹈般优美。整个乐章富于诗意的音调表现了主人公暂时忘记了现实的痛苦,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
      第三乐章,诙谐曲,快板,F大调,2/4拍子。第一部分由弦乐器单独演奏,全体弦乐器持续拨奏。主旋律显得急促匆忙,但却给人以梦幻茫漠的感觉。此部分进行至一段落,即由木管乐器单独奏出俄罗斯舞曲般的旋律。这个乐章没有明确的感情,只是一些虚无飘渺、错综复杂的音型。
      第四乐章,终曲,热情如火的快板,F大调,4/4拍子。形式为类似回旋曲的自由形式。强烈的第一主题以全合奏形式奏出。紧接着的第二主题是根据俄罗斯民谣《野地里的桦木》所写成的朴素、优美的旋律,表现出人民的强大力量。最后,音乐在描绘节日欢乐景象的气氛中结束全曲。
《蝙蝠序曲》
蝙蝠序曲是奥地利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用其所作轻歌剧《蝙蝠》中动听的旋律缀合而成的,也是整部歌剧最著名的一首乐曲。于1874年春写成的三幕轻歌剧《蝙蝠》是小约翰·施特劳斯创作的16部轻歌剧中最为著名的一部。歌剧的脚本是根据法国剧作家梅拉克和拉·阿列维的喜剧《除夕之夜》改编而成。同年4月5日在维也纳首演。
蝙蝠序曲的序奏部分采用三部曲式,A大调,活泼的快板,2/2拍子。在整个乐队轻柔的伴奏下,双簧管奏出充满生机的主题,一开始就流露出明显的喜剧色彩。这一旋律选自第三幕中埃森斯坦的咏叹调主题。
序曲的第一部分为小快板,2/4拍子,A大调转D大调。华丽、流畅的主题成功地揭示出全剧的喜剧内容。
序曲的第二部分是整个序曲的中心,具有小约翰·施特劳斯所拿手的“维也纳圆舞曲”风格,集中体现了小约翰·施特劳斯音乐的特色。圆舞曲节奏,G大调,3/4拍。欢快而有力的圆舞曲主题选自歌剧第二幕终场前舞蹈场面的配乐。
序曲的第三部分转为行板,G大调,3/4拍子。这一部分选自歌剧第一幕中的三重唱《只剩下我留在家里》,曲调略带哀婉动人的色彩,轻盈而舒缓。
序曲的最后一个部分是波尔卡舞曲的形式。经过前面几个主题的反复,全曲在一片热烈欢腾的气氛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