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COPYRIGHT © BSO ALL RIGHTS TESERVED 北京交响乐团 (京ICP备17006920号-1)  

 

BSOMUSIC CONCERT

DIFFER
重点推荐

  recommendation

STARE  

    交响·盛会 | “北欧之夜”——李心草与北京交响乐团乐季音乐会 <上一篇   下一篇>

2017年12月3日,“北欧之夜——李心草与北京交响乐团乐季音乐会”即将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拉开帷幕。届时,著名指挥李心草将执棒北京交响乐团,携手美国长笛演奏家马克·斯巴克斯联袂演绎《长笛协奏曲》、《D大调第二交响曲》两部经典的西方交响乐作品。相信在演奏家的精彩演绎下,柔和静谧的北欧旋律将带给您一场热情难忘的交响盛宴!



指挥
李心草

首位进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执棒的华人指挥家李心草的足迹已遍布全球五大洲。与他合作过的音乐团体包括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维也纳交响乐团等欧洲重要乐团和歌剧院以及亚洲及大洋洲所有主要乐团和歌剧院。
李心草先后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和维也纳国立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师从徐新、郑小瑛、L. 哈格教授。
当他20岁时,就已与前中央乐团、上海交响乐团等国内著名乐团有了成功的合作。并成功演出了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和中国歌剧“原野”。1994年至1996年,出任中国中央芭蕾舞团管弦乐团首席指挥,并指挥上演了大量的经典芭蕾舞剧。1997年,作为哈格大师的助理指挥,随举世闻名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进行访华演出。
自1999年至今以来,李心草率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世界各地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演出。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纽约林肯艺术中心,悉尼歌剧院,东京三得利音乐厅等数十所世界顶级音乐场所都留下了他和国交的足迹,所到之处,响应热烈,颇受好评。各国权威乐评均给于极高评价:“……拥有李心草的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具有压倒一切的优势地位……” “李心草的指挥手法与小泽征尔大师年轻时代一模一样…… 象小泽先生那样不会被质疑亚洲人到底能理解多少西洋音乐,感觉不出对西洋音乐的不适应,欣赏时心情舒畅。” “他以71年出生的年轻,此次日本巡演所确立的决定性的评价,今后的动向将受到瞩目……” “李心草领导的这个乐团有超过日本乐团的趋势……,指挥有超常的驾驭能力……,有很多值得我们日本音乐家学习的……” “李心草拥有熟练精湛的指挥技巧,即使在欧洲演出也座无虚席。他善于训练乐队,给乐团带来蓬勃的生机。”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常任指挥李心草的统率能力出类拔萃。” “在李心草率领下的这只乐团是值得我们顶礼膜拜的……”。“李心草是当今少有的天才指挥家……” “李心草的指挥带有浓厚的西方韵味……” “李心草对作品风格的把握及其到位……”  “李心草证明了自己是一位令人羡慕、适应能力极强的指挥家,对各种曲目都掌握自如”。李心草与大提琴巨匠罗斯特罗伯维奇合作演出后,得到了罗大师的高度赞扬:“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指挥大师”。2000年,被《中国青年》评为“可能影响中国21世纪的100位青年”之一。2007年随温家宝总理出访莫斯科并执棒“中俄文化年闭幕式”音乐会。2008年奥运之际,在举世闻名的维也纳歌剧院执棒维也纳交响乐团在欧洲首演了中国歌剧“木兰”。2009年,受韩国釜山市长邀请出任釜山爱乐乐团音乐总监兼首席指挥。2011年初,率领国家大剧院进行了历史性的首次出访任务,在首尔艺术中心成功地上演了普契尼“图兰朵”(国家大剧院版)。2011年起开始担任中国少年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一职。2016年,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文艺演出中担任音乐总指挥。
在歌剧领域中,李心草相继成功演出了“费加罗的婚礼”、“唐.乔万尼”、“魔笛”、“蝙蝠”、“菲德里奥”、“漂泊的荷兰人”、“莎乐美”、“玫瑰骑士”、“蝴蝶夫人”、“波西米亚人”、“托斯卡”、“图兰朵”、“弄臣”、“茶花女”、“游吟诗人”、“阿伊达”、“拉美摩尔的鲁契亚”、“爱的甘醇”、“卡门”、“乡村骑士”、“丑角”、“原野”、“木兰”等三十余部经典歌剧。
李心草现任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首席指挥、韩国釜山爱乐乐团终身桂冠指挥、韩国大邱歌剧院首席客座指挥、中国少年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教授、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华全国青联常委、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副主席、国务院政府津贴获得者。


长笛
马克·斯巴克斯

马克·斯巴克斯是美国长笛独奏家、管弦乐艺术家、教师和作家。2000年,他被任命为圣路易斯交响乐团长笛首席,作为独奏家与乐团进行了多次演出,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3月。
斯巴克斯近期在台湾和新加坡为亚洲观众带来了克里斯托弗劳斯(Christopher Rouse)的长笛协奏曲。他曾与多个美国著名乐团共同表演,其中包括纽约爱乐乐团、芝加哥、达拉斯、底特律、辛辛那提、休斯顿以及匹兹堡交响乐团。
斯巴克斯曾灌制过独奏唱片,由顶峰和AAM发行,与其他不同交响乐团的作品由索尼、Telare、Nonesuch、Decca唱片发行。最近他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独奏唱片《法国作品集》。斯巴克斯的近期安排包括到莱斯大学、曼哈顿音乐学院、曼尼斯音乐学院驻校授课,为纽约、南卡罗来纳州、休斯顿和芝加哥的长笛俱乐部进行表演和授课,参加凯瑟琳胡佛的长笛与管弦协奏曲(Katherine Hoover’s Concerto for Flute and Orchestra)世界首演,为波士顿长笛协会(Boston Flutistry)表演并教授大师课,在澳大利亚悉尼、中国北京、青岛等地进行独奏表演。
斯巴克斯是芝加哥德保罗大学、阿斯彭音乐节以及意大利托斯卡纳城堡长笛大师班(Flauti al Castello)的教员。他经常在世界顶尖管弦乐培训项目中执教,如新世界交响中心、国家青年管弦乐团、国家管弦乐协会以及日本札幌太平洋音乐节。斯巴克斯是《Flute Talk》杂志的特约编辑,最近通过Theodore Presser出版社出版了布鲁赫和福雷的长笛与钢琴改编曲。斯巴克斯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欧柏林音乐学院,师从罗伯特威洛比(Robert Willoughby)。

《长笛协奏曲》
克里斯托弗·劳斯
作曲家克里斯托弗·劳斯是一个内心深处浪漫的人。他的创作不仅得到内广尊崇,并深受听众喜爱,可以说是取得了卓越的双重成就。他受过良好的现代艺术技巧教育,并注重交流。劳斯曾说,作曲的技艺永远“不及我‘表达’的需求重要,这就必定意味着,我一直是个内心深处浪漫的人”。或许,他是个新浪漫主义者,但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劳斯音乐作品的美和强烈的表现力都赢得了乐评人和音乐爱好者的一致赞誉。1993年,他的长号协奏曲获得了普利策奖。劳斯现在茱莉亚音乐学院任教师职位,并担任纽约爱乐乐团的驻团作曲家。
劳斯的长笛协奏曲是于1993年为优秀的长笛演奏家卡罗尔·温森克创作的。作曲者解释说,该作品很大程度上受到不列颠群岛深厚的音乐传统的启发。“尽管我父母双方的家人都早在美国独立战争之前就移民到美国了,”他在自己的协奏曲序言中说道,“但每当我接触到不列颠群岛的艺术和传统时,特别是凯尔特源头的艺术和传统,我就会感受到强烈的渊源牵绊的认同感。”他继续说道,“这种传承带来的亲切感,体现在截然不同的音乐元素里,从爱尔兰民歌到苏格兰风笛音乐到英格兰加冕进行曲,无一不从我的内心唤起深厚的认同感和思乡之情。”
歌曲、舞蹈、进行曲、挽歌。协奏曲的五个乐章构成一个拱形设计。每一段都是非常类似的乐章,题为“Amhran”,是盖尔语单词“歌曲”的意思。顾名思义,该曲目的开头和结尾部分是乐器的独奏,几乎像爱尔兰民歌一样的方式,在流畅、娓娓道来的和声之上唱响。
从任何角度来看,该协奏曲的核心,在第三乐章。劳斯将它视为詹姆斯·巴尔杰的安魂曲。这个叫做詹姆斯的孩子,被两个10岁的英国男孩绑架、杀害,消息震惊了整个英国和作曲者,于是作曲者用这部挽歌式的倾诉作品作为回应。
核心部分的前后都是欢快的音乐:作品第二部分是进行曲,第四部分是吉格舞韵律的诙谐曲。尽管明显借鉴了传统音乐类型,劳斯通过自身艺术感悟力的棱镜折射出他音乐模式的独特声音。

《D大调第二交响曲》
西贝柳斯

西贝柳斯交响作品中最流行的一部,作于1900年到1902年之间,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期间,赫尔辛基爱乐乐团上演了西贝柳斯的《e小调第一交响曲》,此次演出在整个欧洲确立了西贝柳斯的伟大作曲家地位,也使得公众开始期待他的下一部作品。二年后,西贝柳斯亲自指挥了《D大调第二交响曲》在赫尔辛基的首演,并大获成功。第二交响曲不但继承了先人的传统,也明显地体现出西贝柳斯的个性。作者本人称这部作品描写的是“芬兰为政治自由而斗争”。
而有人将此作品称为西贝柳斯的《田园交响曲》,是因为这部作品有着很强烈的芬兰风土气息和浓厚的北欧民谣色彩。西贝柳斯的许多作品中,有许多是直接将民谣改编为钢琴曲或歌曲的,表现了他对芬兰民谣的迷恋。这部交响曲在首演后的几个月内得到了许多音乐大师的高度重视和广泛的演出,当时的大指挥家汉斯·里希特(Hans Richter)、亨利·伍德(Sir Henry Wood)、魏因加特纳(Felix Weingartner)和托斯卡尼尼都曾参加这些演出。
全曲共分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稍快板,D大调,6/4拍子,奏鸣曲式。弦乐器以不很明确的旋律线条,奏出第一主题的伴奏,由单簧管和双簧管吹出了民谣风格的旋律,朴实无华,洗炼深沉。乐章表现出一种凄怆的田园情绪。
第二乐章,行板,D小调,4/4拍子。低音提琴与大提琴强有力的拨奏伴奏下,大管奏出凄凉而悱恻缠绵的旋律,令人有如冰天雪地的芬兰荒野之感觉。本乐章表现了芬兰人民在残暴的外族统治之下,精神上受到的压抑。
第三乐章,最急板,6/8拍子。这是在弦乐的节奏之上,轻快地展开诙谐曲风格的乐章。由弦乐奏出活泼的主题,然后木管作答。乐曲描绘了雪花飞舞的白茫茫景色,隐喻了芬兰民族主义的觉醒。
第四乐章:中庸的快板,D大调。由弦乐奏出第一主题,长号与定音鼓则加上了颇富特色的节奏。然后,第一主题呈示出其完整的形貌,这一主题是宽广而充满力量的旋律,有人评价它是“胜利的赞歌”。本乐章清晰地表明了作者坚信“芬兰必将挣脱枷锁”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