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COPYRIGHT © BSO ALL RIGHTS TESERVED 北京交响乐团 (京ICP备17006920号-1)  

 

BSOMUSIC CONCERT

DIFFER
重点推荐

  recommendation

STARE  

    交响·盛会 | 北京交响乐团——国家大剧院院庆音乐会 <上一篇   下一篇>

2017年12月22日,“北京交响乐团——国家大剧院院庆音乐会”即将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隆重上演。届时,北京交响乐团弦乐四重奏组的演奏家们将为观众精彩演绎肖斯塔科维奇《第八弦乐四重奏》、《一步之遥》、《瑶族舞曲》、《查尔达什舞曲》曲等五首东西方经典的交响乐曲。让现场观众领略弦乐的热情洋溢,欣赏一场曼妙无比的音乐盛宴。






北京交响乐团

弦乐四重奏



第一小提琴:齐志鑫、第二小提琴:雷迪、中提琴:董霖崧、大提琴:李阿晶

雲——弦乐四重奏团始建于2010年,他们由年轻而富有活力的北京交响乐团杰出的四位弦乐演奏家所组成。他们的演奏音色甜美,极具丰富的感染力和穿透力。以精湛的演奏技巧及其完美的默契合作,向观众表达出音乐本身的丰富内涵。他们致力于中国作品的演奏,用音乐来展示中国古老的文明与文化。在音乐会中,他们力求从通俗而易解的角度,介绍一些关于音乐美学的基础知识,供大家分享。





《第八弦乐四重奏》

肖斯塔科维奇



第一乐章:在四件乐器奏出的一段缓慢的挽歌式的乐声中,作曲家著名的D-S-C-H(D,降E,C,B)动机将自己清晰地展现在听众面前。在这一乐章中,肖氏还援引了他1926年19岁时的成名作《第一交响曲》中的一段旋律。

第二乐章:在一阵激烈的音乐声中,作曲家再一次用他的DCSH动机为人们勾勒出一幅地狱的图景:这是一端引自第二钢琴三重奏的旋律(1944)——“死之舞”。这段旋律据说是曾在纳粹集中营被犹太人传唱的,这些可怜的人们当时被迫为自己挖掘死后的坟墓。

而作曲家本人在歌剧《姆钦斯克县的马克白夫人》引起当局的极度不满后,又何尝不是成天生活在自己的坟墓的幻象之中呢?

第三乐章:这是一段基于DSCH动机的犹太风的小圆舞曲,既甜蜜又辛酸。苏联政策中的反犹太成分曾迫使数以千记的犹太人离乡别井,流浪他乡。肖氏曾对此表示过痛心,深感人生的残酷。在这段乐曲中,作曲家引用了一段曾用于他的第一大提琴协奏曲(1959)的旋律——这是在斯大林死后,苏联当局恢复肖斯塔科维奇的名誉后写成的。在一段仿如笑声的下行音阶中,我们仿佛可以看见一向不苟言笑的作曲家,此时就象在和一位挚友一起,发出开怀的笑声。

第四乐章:包含了一些粗暴而又沉重的和弦。有人说,这是来自德累斯顿的炮火。也有人说,这是斯大林手下在半夜的敲门声。后者听起来似乎更合理。这种来自对强权的恐惧对30年代的肖氏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他有时甚至收拾起行装睡到屋外,以便随时逃走。

第五乐章:同样以DSCH动机为基础,最后一个乐章回应了首乐章。但在这里音乐线条变得圆滑了一些,这是一种对往昔的凄苦的回忆。这段音乐后来发展成乐曲的高潮,但随之而来,却有坍塌在一片无奈和顺从之中。



《查尔达什舞曲》

蒙蒂





《查尔达什舞曲》是意大利小提琴家、作曲家蒙蒂的名作,“查尔达什”是出现于19世纪中叶的一种匈牙利的民间舞蹈,其音乐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称“拉绍”,速度徐缓而富于歌唱性,2/4或4/8拍子,这是男子独舞者出场时的音乐;第二部分称“弗里斯”,2/4拍。这段舞曲节奏鲜明,速度迅急而情绪热烈,用来伴奏男女双人舞。《查尔达什》这首曲子即以这一舞曲的典型特点写成,听到它,就好像在我们的面前展现出一幅匈牙利人民生活的民俗画面。

该曲由三部分构成:

先由小提琴在低音区演奏出节奏自由、充满激情的引子,然后奏出深沉而略含忧愁的主题,它深沉而又强烈,忧伤而又充满期待,并由这一主题组成了查尔达什舞曲特有的“拉绍”段落。

接着是流畅而华丽的小调旋律。这两支旋律都具有鲜明的匈牙利及吉普赛音乐的特点。 接着,乐曲转入查尔达什舞曲快速而活泼的“弗里斯”段落 ,形成欢快而奔放的气氛。这段舞曲音乐由A、B两段频繁出现的以16分音符组成的乐句组成,并用切分节奏来进行处理,使乐曲十分活泼。经过一个过渡段落,音乐突然平静下来,在节奏上也放慢了一些,又因音乐转为D大调而显得十分明朗、舒展。充满美好幻想地小提琴用双音缓缓奏出柔和而委婉的歌唱性主题旋律。这一纯朴甜美的旋律经过小提琴泛音再现,形成一种幽谷回声的动人效果。然后乐曲在重现B段16分音符组成的乐句之后,音乐又转入从A段演变过来的、以大调来演奏的明朗的曲调,反复一遍又将乐曲推向热烈的高潮后将全曲结束在明朗的大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