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COPYRIGHT © BSO ALL RIGHTS TESERVED 北京交响乐团 (京ICP备17006920号-1)  

 

BSOMUSIC CONCERT

DIFFER
重点推荐

  recommendation

STARE  

    水火交融|谭盾经典名曲24年终圆中国首演之梦 <上一篇   下一篇>


水火交融|谭盾经典名曲24年终圆中国首演之梦

对于痴迷交响乐的观众来说,5月5日将是一个美好并值得期待的日子。当天,享誉海内外的谭盾经典之作《水火交融》将在国家大剧院举行国内首演,届时谭盾先生将亲自执棒北京交响乐团为观众呈现一场经典难忘的艺术盛宴。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水火交融》可谓姗姗来迟,足足翘首期盼了24年之久,此次国内首演注定非凡。
       
《水火交融》是谭盾最难、最深、最大胆的大提琴协奏曲,除了谭盾担纲指挥,旅居欧洲的大提琴家赵静将担任大提琴独奏。赵静在国外获奖无数,最近,国际声誉火红中天,此次回国,非常令人期待。

5月2号下午,为使首次演出更加完美的呈现给国内观众,担此重任的北京交响乐团特邀谭盾先生一起进行为期三天的紧张排练与交流。首场排练结束后,小编有幸对谭盾就此次重大首演的问题进行了一次采访。


问:


这个作品因为是您20多年前的作品,那么此次在中国首演和您20多年前的演奏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谭:这个作品虽是24年前完成的,但完成这部作品之后,我在排演、组织和在指挥这部作品的技巧还没有悟通。经过这么多年指挥了巴托克、斯特拉文斯特别是梅西安等作曲家的作品,其实很多东西是触类旁通的。因为中国是讲气韵的国度,但是如何把这个“气韵”组织、发展和再现出来,用一种“量”的东西去归结,其实这里面指挥的手势就是一个具体的东西。所以24年后,我再和北交一起去合作探索这首音乐的组织,我就有了更多的方法和技巧。

问:

此次音乐会是从哪些方面体现“水火交融”的主题的?

谭:我和北交的谭指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一开始我们就在交流节目形式。我们觉得这个作品难度非常高,但是其实我们可以用非常大众化的方式去展现它。比如说“水火”、“交融”这两个主题词,从中国老百姓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婚姻、节庆、红白喜事、乔迁等等都与这个有关。所以将其“水火交融”所有中国老百姓对此都有亲切感。因此整个节目的把控就体现在水与火的交融方面。当然我们不仅仅是在老子、庄子等儒释道的传统文化里面去呈现“水火交融”,我们也可以把东方和西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感觉放在节目里面去。中国的“水火交融”文化无论是在医学方面,还是科技、人文和自然方面都对世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也是我这两年在音乐创作上面的思考,因此我要把这方面的东西放进这次演出里。


问:


这次音乐会不仅有赵静老师的大提琴演奏,还加入了打击乐和中国舞蹈,这是为什么呢?

谭:因为在中国首演要用原汁原味的中国味。赵静是我的老朋友,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她的演奏里带着地道的北京味儿。那么北京交响乐团也一样,北交有一种天然的优势,能把中国本土的东西和京味文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选择北京的赵静来表现大提琴的部分是北交的远见。那么选择上海人王珂来表现“水”的部分也是浑然天成。最后,中国传统音乐形式是乐舞,音乐和舞蹈是分不开的。这就好比西方的芭蕾舞,你没有好的原创音乐,这个舞蹈是不成立的。所以北交的这次音乐与舞蹈相结合的探索我觉得还是很大胆的,能从一个西洋交响乐队的身份探索到和中国古典乐舞形式结合的通路,非常不易。

问:

那么这个作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想法创作的呢?

谭:我实验“水”的作品大概有二十多年了,最开始从《鬼戏》一直不断的追求和探索。因为我觉得“水”作为人类和大自然一直持续不断追求的动力,可以反射出我们现在环保问题的威胁。我希望通过“水乐”的创作能够带给世界一些思考。





问:


 您涉及的创作领域很多,有自然方面的描写也有人文关怀,甚至还有像《卧虎藏龙》这样的电影音乐的涉猎,那您将来的音乐创作走向是什么?

谭:我作为一个创作人,其实更加倾向于回归自然。我觉得中国的古典音乐如果要引领西方,必须从哲学角度入手。要让全世界的知识分子都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厚重,在这个基础上再做到理论化和多元化。所以在我的音乐创作领域在音色方面不仅能跨越中国音乐、西方音乐,还有大自然的声音和人类生活的声音。我觉得中国的作曲家和音乐家还没有意识到中国文化的哲学作用,这是我们需要重视的,也是我的创作不竭动力。


问:



这次获得意大利终身成就奖有什么感受?


谭:我非常感动。回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历程,我们可以发现在中国音乐家初露头角时,国际上的反响是群起而攻之的。他们就觉得你们中国的音乐人就在你们的村庄拉着原汁原味的胡琴就可以了,何必出来拉小提琴呢?我就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我不仅要拉,而且要拉的比你们好,拉到要整个历史都翻个个儿!也是因为这样的一个态度成就了我,三十年来我从没有过周末。这么多年来我们可以看到,一开始西方世界对中国文化是彷徨的、否定的、误解的,那么我获得的这些西方奖项,无论是格莱美、奥斯卡还是现在的意大利终身成就奖,我觉得归根到底还是西方世界对中国文化的肯定。我一直在用创新的方式来展现中国文化,但其实这个东西还是需要世界学术界支持的。这不仅仅是说他们的学术机构、艺术院校要去研究它、教它,还有一系列的世界权威奖项也要去承认它。之所以把这些奖都给我,我觉得我是沾了中国文化的光,作为中国文化之子,我感激中国文化给我这个机会,给我这个运气。



——关于《水火交融》

《水火交融》由BBC交响乐团世界首演于爱丁堡艺术节并引起巨大轰动,随后很多大提琴家,其中包括马友友、秦立巍和众多西方大提琴家都相继演奏了这部高、深、难之作。它取材于《易经》的64卦,是谭盾深度探索中国道文化的一部力作,和他早年在中央音乐学院读书时就写下的《道极》一起,被周易专家和音乐史学家们视为姐妹篇。《水火交融》受易经的卦变术的影响,尝试着音乐对位与哲学对位的呼应,它源自于谭盾“易系列”,包括《乐队协奏曲:易0》、《大提琴协奏曲:易1》和《吉他协奏曲:易2》三部曲。大提琴协奏曲《水火交融》(易1),体现了64卦的风格、时代、织体的对位,这在作曲技巧上和演奏技法上都是非常艰难的。旅居比利时的北京美女大提琴家赵静,是音乐江湖中的侠女,她知难而上,最擅挑战自我,这次她携这部让她足足练习了10个月的“道士下山”之作回中国首演,让等待了24年的北京乐迷们兴奋不巳。据悉,谭盾仍有写作“易3”和“易4”协奏曲系列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