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COPYRIGHT © BSO ALL RIGHTS TESERVED 北京交响乐团 (京ICP备17006920号-1)  

 

BSOMUSIC CONCERT

DIFFER
重点推荐

  recommendation

STARE  

    交响•声音 | 谭盾—水火交融中华情 落叶归根赤子心 <上一篇   下一篇>

2017年5月5号,对于谭盾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对于喜爱谭盾作品的乐迷来说也是个特殊的日子。足足让谭盾和乐迷们等了24年,谭盾亲自指挥北京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举行了他最难、最深、最大胆的大提琴协奏曲《水火交融》的首演,此次首演还特邀旅居欧洲的大提琴家赵静担任大提琴独奏,音乐会的呼唤声如浪潮一般汹涌澎湃,这对于谭盾和北交来说都是演奏生涯上重要的一笔。



音乐会所选曲目都与“水”,“火”这两个主题相关。开场曲目便抛砖引玉地选择了法雅的著名芭蕾舞剧《魔法师之恋》中的选段《火祭舞》。《魔法师之恋》是法雅根据安达卢希亚民间传说写成的舞剧, 在这部舞剧的十三段音乐中,以第五段"恐怖之舞”和第八段“火祭舞”尤为出名。它们不仅以原先的管弦乐曲形式出现,而且常常以钢琴独奏或双钢琴改编曲形式单独演奏,并且被不少名演奏家列入自己的保留曲目之中。

谭盾在指挥《火祭舞》这段音乐时,以中提琴和单簧管奏出的一个神秘怪诞的颤音作为开始,它忽紧忽慢、忽轻忽响,就好像从洞穴潮湿的岩壁上反映出来的微光,闪闪烁烁、飘忽不定。在这个背景上,双簧管从容地奏起了一支极富魅力的舞曲。粗犷而豪放的第二主题由第一小提琴和法国号奏出,紧接着的两支长笛的复述听来就像是这支旋律的回声。随后出现的一个主题与第二主题极为相似,它由轻到响,马上又沉寂下去,就像巨浪一样,一次次地涌来,显示出极大的力量。此后,最初的颤音又回来了。随即各个主题几乎照原样再现。最后速度加快,小号的齐奏使气氛显得更为狂热,到达了全曲的高潮。全曲以乐队全奏的一连串和弦作为结束。 

《火祭舞》把观众引入了一个神秘的氛围里,接着谭盾便开始演奏此次音乐会最重要的曲目,也是万众期待的首演曲目——《水火交融》。《水火交融》受易经的卦变术的影响,尝试着音乐对位与哲学对位的呼应,它源自于谭盾“易系列”,其中的“易0号”是一部纯《乐队协奏曲:易0》,“易1号”是在乐队作品完全不变的情况下,重新创作了一个大提琴独奏声部,用卦术对位的技巧,写成了一部《大提琴协奏曲:易1》,“易2号”也是在乐队作品“易0号”完全不变的情况下,为吉他创作了崭新的独奏篇章,用卦术对位的技巧写成了《吉他协奏曲:易2》。





大提琴协奏曲《水火交融》(易1),体现了64卦的风格、时代、织体的对位,这在作曲技巧上和演奏技法上都是非常艰难的。谭盾在创作中强调了平衡和对位两因素,这既包含了点线面的对位,也蕴藏着更加广义的跨文化、跨时空的对位概念。谭盾从《易经》的已存在事物和尚未孕育事物间的平衡中产生浓厚兴趣,发现平衡二者之间关系的方法有着无限的可能。这拓展了他对对位法的定义,对位不仅体现在音与音之间的关系上,也显现了音乐在技法、节奏、力度、音色、结构和风格中,所渗透的超时代、超风格之间的对比。

谭盾在创作和指导这部作品时大胆地运用了谐和跟不谐和的对比,用人们熟悉的谐和音乐,即中国传统音乐的旋律手法配以不谐和的和声或者是乐器乐音以外的声音,这两种对立在这部作品中相互交融,如同水和火,使作品的音响效果异常丰富,音乐的表现力更加强烈,更加深入地体现了谭盾对于音乐之根的理解和对民族音乐的向往与追求。




向左滑动翻阅  

中场休息后,谭盾又为大家带来此次音乐会另一重磅曲目——《水乐舞》。这部作品谭盾邀请了上海美丽的打击乐演奏家王柯,一起携手表演中国的“乐”、“舞”文化,这部作品也是首演,当观众们都在好奇谭盾会以什么样的行式将“水”和中国舞蹈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王柯手里拿着水琴,以一个神秘丛林的精灵的形象姿态婀娜地出现在了观众眼前。全场瞬间静谧下来,所有人都被王柯这浑身上下充满神秘气息的女子给吸引住了——不明所以的乐器、不明所以的舞蹈、不明所以的装扮、不明所以的演奏。所有的一切对我们来说是如此的陌生,王柯就在舞台上来回旋转跳跃,时不时拿起一些打击乐器放入水中,以她独有的方式演奏怪异的节奏,水和打击乐混合发出超乎自然的声音,现场神秘怪异,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的乐手们,彷佛他们是在外太空中为我们表演。

当最后王柯拿起一个类似于漏勺的盆放入水中时,管弦乐在激昂的声调中戛然而止,王柯端起水盆,水从盆中无数的漏洞中流出,发出类似于瀑布喷涌而下的声音,全场观众再也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奋力鼓掌,有的甚至站起来鼓掌以示对这首乐曲的喜爱。在谭盾的指导下,王柯将音符变成劲舞,把芭蕾变成行为艺术,全新阐释谭盾的《水乐舞》的独道,这部充满中国传统乐舞与道悟空灵的大作,令所有乐迷惊叹不已。

向左滑动翻阅  

音乐的终曲选择斯特拉文斯基的1919版本的《火鸟》。在芭蕾世界,一向有“一只白鸟和一只红鸟”的说法,“白鸟”指的是《天鹅湖》,“红鸟”就是这部《火鸟》。《火鸟》是俄国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现代芭蕾舞剧中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取材于俄罗斯民间童话,是部两幕芭蕾。

这部组曲共分七段:  
引子——乐曲以带弱音器的低音弦乐器奏出一段起伏的阴暗旋律为开始。在这支旋律上,有铜管乐器和木管乐器的一些猎号般的短句。这段音乐勾勒出一幅暮色苍茫的图景:在荒野之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座城堡及其花园,天空中飘浮着不祥的云彩,整个画面的色彩显得有点阴森可怖。  

火鸟之舞——散布于整个弦乐器组的一个突如其来的颤栗,宣告了火鸟的来临。接着,木管乐器和弦乐器上一连串急促而略显焦躁的乐句,暗示出火鸟激烈、骄矜的舞蹈。  

火鸟变奏曲——这段变奏是在丰富的幻想中,由闪烁发光的弦乐器和尖刻辉煌的木管乐器的音响构筑起来的。  

公主之舞——公主们的舞蹈温柔而抒情,采用的是俄罗斯民间歌曲的旋律。霍洛沃多舞曲的一支副歌般的旋律由第一小提琴奏出,背景是加弱音器的弦乐器的轻柔音响。音乐的织体清晰透明,仿佛使人进入了仙境。  

魔王卡茨之舞——在这一段中,作曲家充分发挥了他擅长描绘怪诞异常、极其恐怖的事物之才能:强烈的切分节奏、闪耀着怪异光芒的乐队色彩、互相抵触的和声、引人注目的不协和音等,造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刻划出魔鬼卡茨及其同伙粗野、狂暴的险恶嘴脸。  

催眠曲——这是火鸟用来催眠妖魔的一段音乐。那种神秘的朦胧感、轻轻晃动的节奏、富有感染力的旋律,确实具有催眠作用。  

终曲——一支独奏法国号模仿着“公主之舞”中长笛引子的旋律,奏起了宣告胜利的欢歌。

这次《水火交融》在中国的首演,谭盾亲自指挥了北京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表现“水与火”的完美交融。两位美女演奏名家赵静和王柯玩着“水道”,将中国女性的柔美与水的柔美完美的结合起来,而对应“火道”的是现代音乐教父斯特拉文斯基和法雅,他们作品的炙热奔放也恰当体现了火的感染力。而谭盾这位水火交融的总指挥师,挥水和指火之间让所有国人都深刻体会到了音乐的奇妙力量!


本文撰稿:汪冰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