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COPYRIGHT © BSO ALL RIGHTS TESERVED 北京交响乐团 (京ICP备17006920号-1)  

 

BSOMUSIC CONCERT

DIFFER
重点推荐

  recommendation

STARE  

    交响·专场 | 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中华情怀·音乐季特别音乐会 <上一篇   下一篇>

2017年10月29日晚,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中华情怀·音乐季特别音乐会即将在中山公园音乐堂隆重上演。届时,著名指挥谭利华将执棒北京交响乐团,携手著名板胡演奏家姜克美,著名青年竹笛演奏家陈悦,共同为观众倾情演绎《在希望的田野上》、《红军哥哥回来了》、《桃花红》、管弦乐《喜庆》等多首民族交响乐佳作。本场音乐会,以音乐赞颂党的丰功伟绩,以音乐奏响时代的华章,为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献上诚挚美好的祝福。


红军哥哥回来了
张长城  原野
《红军哥哥回来了》,张长城、原野于1958年一起合作的板胡独奏曲。也是建国以来民族器乐曲创作中较富有新意的作品。
此曲是以陕西地方戏曲“碗碗腔”音乐为素材改编而成。乐曲生动地描绘了红军凯旋而归,受到群众热烈欢迎,并又踏上征途的情景。“碗碗腔”是流行于陕西华山北麓华梁等地区的皮影戏剧种,因其以碗碗(形如小铜钟)为主要的打击乐器而名,其音乐委婉动听。
乐曲以“红军哥哥回来了”为主题,展示了久经磨难的陕北人民欢迎抗日红军凯旋的欢腾景象,表达了军民之间的鱼水深情。该曲原为板胡曲,后逐步被演奏家们移植为二胡、小提琴等器乐曲,演奏风格各异。
乐曲为复三部曲式。第一段:欢腾的快板。乐曲一开始,旋律欢快华丽,犹如欢腾的锣鼓节奏,且速度越拉越快,气氛越来越热烈,表现了陕北人民箪食壶浆,热烈欢迎红军的火红场面。第二段:柔和的慢板。旋律委婉悠长,与第一段形成鲜明对比,似是娓娓道来。以双弦、弹弦和碎弓等演奏技巧变化演奏,细腻而深刻地抒发了广大人民对子弟兵的深厚情谊和难舍难分之情。第三段:再现部。变化再现了第一段的旋律,速度由慢渐快,情绪更为热烈。快速拨弦以模仿敲锣打鼓的效果,描绘红军在欢腾的锣鼓声和人民的欢送声中踏上新的征途。
该曲原为板胡曲,后逐步被演奏家们移植为二胡、小提琴等器乐曲,演奏风格各异。1963上海之春全国二胡比赛,萧白镛首次以二胡演奏此曲获得“新作品优秀演奏奖”。
 
花梆子
阎绍一 刘湲
《花梆子》是作曲家阎绍一于1958年根据河北梆子中的《行弦》和花梆子《幺二三》等音调为素材创作的板胡独奏曲。乐曲采用民族乐队伴奏的形式,旋律多变,音响独特,充分展现了板胡的表现力。
全曲有引子、小行板、慢板、快板、紧板和尾声五个段落。
第一段:引子以《三急头》的锣鼓点子开场,板胡奏出富有戏剧性、高亢激昂的倒板腔调与锣鼓相扣接,音乐悲苦凄厉。  
第二段:小行板在连续的十六分音符构成、一气呵成的旋律之后,在斩钉截铁的四个强音以后,急促有力的音型反复展现,板胡与乐队竞奏,音乐热烈奔放。
第三段:是如歌的慢板,板胡以倚音、移指滑音、颤音、顿音等等技法作润饰如歌的旋律,使音乐声韵齐备,宛转动听。
第四段:再现第二段,速度加快,原有乐句间的乐队间奏被删去,结构紧凑,情绪更上一层。紧板段落形式新颖别致,板胡与板鼓等打击乐器声部的紧相结合,相得益彰,形成了全曲的最高潮。
第五段:是板胡独奏华彩段落,板鼓等打击乐器与板胡紧密结合,相得益彰,新颖别致,极其生动。末尾出现小行板的部分曲调,再次出现小行板的部分曲调,渲染了异常热烈的气氛。